该诊所创办人杨新平是宜兴首个获得主治按摩医

 身体按摩     |      2019-03-09 01:06

  在残疾人群体中,视力残疾者最难就业。据了解,河南有103万视力残疾者,半数以上从事盲人按摩职业,从2010年开始,国家开设对盲人的医疗按摩人员资格考试,可在正规医院从事医疗按摩。但综合医院不敢接收,开诊所也开不成,卫生部门尚无配套细则等难题,仍然制约着视残者的“白大褂”梦想。

  郑州市第一按摩医院28岁的按摩师赵栋栋和余爱双,是高材生,两人毕业于长春大学针灸推拿专业,分别在2012年和2013年考取全国盲人医疗按摩从业资格证,对于能在医院工作,两人用“幸运”来表述,“想找到在医院工作的机会,不容易。”

  余爱双说,他2013年毕业后,先往北京医院投简历,但多数院方表示,只知道执业医师证,没见过全国盲人医疗按摩从业资格证,不敢录用,拒绝准入。

  让余爱双不解的是,2010年开始,卫生部、中残联等部门联合发文,开设对盲人的医疗按摩人员资格考试,让盲人取得证书后在正规医院从事医疗按摩有政策可依,“是合法的,综合性医院为什么还要拒绝?”

  和余爱双一样,赵栋栋找工作也存在这个问题,“针对盲人按摩的医院不多。”赵栋栋说,他的朋友中,进民政系统或残联系统工作的还算少数,多数游离在街头的盲人保健按摩店。“学的是医疗,毕业做保健,落差很大。”

  “这个证是残联部门发的,我们对这个证并不了解,如果上级部门来检查,不知道该咋解释。”东方今报记者就此事向郑州一家综合性大医院询问时,该医院医务处负责人表示了担心。

  而能够进入正轨医院从事医疗按摩的实属少数,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郑州市第一按摩医院有20多位盲人按摩师,在郑州市第二按摩医院有10多位盲人按摩师,其他综合性医院的盲人按摩师寥寥可数。

  洛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盲人按摩师李先生介绍,他在2012年取得了全国盲人医疗按摩从业资格证,没有找到在医院工作的机会,便和朋友在洛阳开了盲人按摩店。

  因无法取得当地卫生部门的医疗认可,李先生的按摩店营业执照由当地工商部门颁发,只能做全身放松、亚健康调理等方面的按摩,“但我很不甘心。”李先生说,他的技能完全具备医疗按摩,而不是简单的保健按摩,“我是接受过正规医疗按摩教育的,既无治疗权,又不能开诊所,这很尴尬。”

  据郑州一盲人按摩专修学校负责人刘先生介绍,街面上的盲人按摩店,从理论上来讲,全都是保健按摩,但多数都存在“超越边界”的行为,“做一些简单的医学治疗。”刘先生说,如果能得到主管部门的认可,对顾客和盲人按摩师来说,都是一种保护。

  为什么拥有全国盲人医疗按摩从业资格证,却还不能开设盲人诊所及拥有治疗权呢?

  据省卫生计划委员会中医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从2013年开始,在医疗机构从事盲人按摩的,可以持证到卫生部门申请报备,而个体户方面,国家没有相关的政策文件规定盲人开诊所的一些条件要求,地方也没有办法设立细则,“目前河南省内这一块的业务基本没开展。”该工作人员称,具体还得看国家的配套政策。

  “这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省盲人协会副会长郭洁认为,一方面准许盲人考证从事医疗按摩,另一方面卫生部门还未给予报备,对盲人朋友来说,持证没有真正的使用价值。“期待完善政策,有法可依。”

  郭洁介绍,目前河南省有103万视力残疾者,半数以上在从事按摩职业,考取资格证的也有近千人。

  “盲人按摩师生存的空间在缩小。”郭洁认为,一旦失去按摩或者不能从事按摩,盲人就会从社会的贡献者变成负担,“他们肯定不希望成为社会的负担。”郭洁建议,除完善医疗按摩方面的政策,圆广大盲人按摩师“白大褂”梦想外,政府还可引导开发其他就业领域。

  按摩师余爱双认为,目前城市的社区卫生服务站也可以设立按摩科室,把腰腿疼痛轻患者从医院分流至社区,减缓医院就诊压力,也能增加就业机会。余爱双说,也希望综合性大医院,能够了解拿证的盲人按摩师的从业资质,去接纳盲人按摩师。

  ◎2013年3月,北京市残疾人联合会、市卫生局、市中医管理局联合制定了《北京市盲人医疗按摩人员从事医疗按摩资格证书管理暂行办法》,在证书的申领、核发、使用及管理方面做了规定,明确规定,“资格证书”是盲人医疗按摩人员获准在医疗机构中从事医疗按摩活动和申请开办盲人医疗按摩所的有效证明与合法证件。

  ◎2014年6月11日,江苏宜兴市首家盲人按摩医疗诊所领到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开始正式营业。据介绍,该诊所创办人杨新平是宜兴首个获得主治按摩医师的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