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却为他们打开了致富门路

 身体按摩     |      2019-05-10 17:59

  背着工具箱、穿着新制服,家住新农镇的搓澡工刘海军带着乡亲们踏上了南去的列车,他们要凭借搓澡手艺在北京或南方开辟一片新天地。

  据了解,在道里区新农镇万家村、新兴村和一场村里,有200多名村民和刘海军一样,放下了田间地头的锄头,在城市里的浴池干起了搓澡工的工作,这份工作虽然辛苦,但却为他们打开了致富门路,5万元以上的年薪让他们过上了小康生活。

  走进道里区新农镇的万家村里,文化墙、街路牌、别墅区和家家户户门外挂着的大红灯笼,到处都能让人体会到城市的气息。据村书记赵玉霞介绍,全村村民共3000多人,一半以上都长期在外务工,其中有100多人在全国各大城市里当搓澡工,很多村民依靠搓澡盖起了气派的新房,供孩子上了大学,让家里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据村主任管东发讲,上世纪80年代前,万家村和镇里其他村子一样,村民们都靠种植业和养殖业维持生活,日子过得不太富裕。从90年代以后,一些村民为了摆脱贫困就把眼光放在了外出打工上。32岁的王志发是当年村里的民兵,一次和朋友去市区洗澡时,与搓澡工聊得很投机,回来后思前想后,第二天就进城求学去了,学成后他从搓一个澡只赚4元钱开始了打工生涯。几年间,为了提高搓澡、按摩、修脚、拔罐和刮痧技术,他没少下工夫,大小浴池换了10多家,终于干出了名气,月薪也从原来的1000多元钱涨到了5000元。两年前,技术成熟的他带着几名村民远赴葫芦岛,在那里他当上浴池老板,吸纳了更多的家乡搓澡工。

  出去几年不仅盖了新房,还带着村民在外地开了店,万家村乡亲们对王志发的“发家”充满了好奇和羡慕。于是,许多村民都纷纷进城开始学习搓澡。不到两三年工夫,万家村就有100多在外搓澡挣钱的人,更有些村民锁上门,全家齐行动,全年都在南方搓澡挣钱。

  “刚开始给人家搓澡、修脚不好意思说,后来逐渐习惯了,也带了不少村民当学徒。”今年31岁的刘海军在村里是有名的帅哥,以前一家三口人就靠种玉米生活,一年下来挣不了多少钱。听说王志发靠搓澡发了,他也偷偷进城在道里区抚顺街找了一家按摩学校,一个月出徒后,他便在一家小浴池打工,搓一个澡挣4元钱。据刘海军讲,在浴池里工作温度高,开始时很不适应,一天要“搓”30多个人,有时都感觉虚脱了,还得咬牙坚持着,生怕丢了这份工作。一年后,他被人介绍到道里区上海路一家会馆当搓澡工,在这里他的修脚、敲背、推油等技术得到了客人们的喜欢,一天下来,他就挣上150元以上。春节期间,他的月薪达到了6000元。

  刘海军告诉记者,自己挣了钱后,妻子也进城干上这行,可他们俩在村里被称为“金童玉女”,让人家知道干这行,总觉得有点抬不起头来。后来,小两口日子富了,成了别人羡慕的对象,他们才坦言面对现实。现在,他已经向单位提交了辞呈,准备带上几个同村乡亲学徒,到首都北京和南方城市闯一闯。

  在新农镇新兴村和一场村里,也有许多村民放下了手中的锄头,进城当上了搓澡工。据新兴村村民周玉喜讲,2005年开始,他看到村民们种地不赚钱,就开始给他们联系在城里打工,其实干搓澡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轻松,还得处理与客人们的关系,但在大浴池搓一个澡能净赚10元钱,如果有按摩、修脚等项目,赚的钱更多。一年到头,赚上5万元钱不成问题。

  新兴村村民老李在浙江省义乌市干搓澡工已经有几年时间了,不仅把家搬到了当地,还带领着不少村民走进了大都市,如今跟着他的村民都到薛家买了商品房,家里日子过得越来越红火。据在青岛搓澡的小金讲,他妻子跟他一起在青岛打拼了好几年,在他们打工的浴池里,原来也有许多扬州搓澡工,时间长了,客人们觉得他们的技术与扬州没有什么差别,相反还觉得东北人热情善谈,愿意找他们服务,打出了“新农”搓澡品牌。

  据新农镇副镇长谭立伟讲,以前,东北农民有足不出户,大钱赚不了小钱不愿赚的现象,可如今农民们也转变了观念,不再把面子放在首位,相反把改善生存现状、过上城市生活成了他们为之追求与奋斗的目标。搓澡不仅让村民们富了,还为“新农”创造了品牌,这种扎实能干的精神一定会让农民们生活得更好。